新闻快报网综合信息门户网站| 在线编辑: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 |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网站地图

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

热门关键词: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为何一年和三男子结婚 女子这样解释

来源:未知 作者:新闻快报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2-29
摘要:事情终归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,不能老这样拖着。21日下午,阿忠父亲等人从家中驱车15多公里,来到陶马村同阿兰及其家人商讨。对于这样的婚姻以及男方的质疑,女方又是怎么看待?他们会有怎样的解释?起初不怎么配合的阿兰最终还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 新娘称媒
“事情终归得有一个解决的办法,不能老这样拖着。”21日下午,阿忠父亲等人从家中驱车15多公里,来到陶马村同阿兰及其家人商讨。对于这样的婚姻以及男方的质疑,女方又是怎么看待?他们会有怎样的解释?起初不怎么配合的阿兰最终还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 
  “新娘”称媒婆催促 “闪婚”并非本意
 
  在陶马村,记者见到了正在家门口洗衣服的当事人阿兰,她梳着马尾辫,穿着朴素。不过,对于覃父一行人的到来,她的态度比较冷漠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不管对方问什么,她都不作回应,只顾做自己的事,很难想象10多天前他们还是姻亲关系。
 
  不久,在外干活的阿兰母亲回到家中与覃父等人交涉。几经沟通,阿兰也开口说话了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初中没毕业就去广东打工了,在外面也曾有人追求过,但还没怎么开始相处就被对方的家长催回去登记结婚。得知被催婚的情况后,她便没有再理会对方,“都不是很了解,我怕到后面两个人合不来。”
 
  谈到2015年经历过的三段婚姻,阿兰表示,三任“丈夫”都是媒婆介绍认识的,最让她难忘的是阿发,她感觉刚开始阿发也挺喜欢自己,可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后就变了,不再理会她。她说,“我喜欢他,他不喜欢我,也没有用,离了就离了,没什么好留恋的。”
 
  阿兰表示自己本意并不想那么快去登记领结婚证,都是媒婆逼得太急的缘故,“也不让我玩一段时间,不让我了解一下,先看清一下。”她告诉记者,自己原本希望能够与男方先相处一段时间,多了解一些再结婚,她曾经也对媒人说过,但没起作用,“他们还是那么着急,媒婆催得很紧。”
 
  当天,陶马村给阿兰介绍相亲的媒婆始终没有露面,记者的电话也不接。
 
  阿兰否认骗婚 希望出去打工
 
  在阿兰看来,她的理想伴侣应该身体好、会挣钱,至于对方具体有多少钱自己不是很在乎。她说,这一点,阿锦倒是蛮符合的,人也很老实,不过对方在得知她的身体状况后,也不喜欢她了。至于为何每次去阿锦那里都不留宿,她没有作出正面回应。
 
  阿兰告诉记者,阿忠很老实,不像其他人那样经常出去玩,两个人基本上都待在家里。阿兰表示,在一起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阿忠婚后很爱睡觉,基本上天天都睡,很消沉,而她希望自己的伴侣能够主动出去找工作挣钱,但在阿忠身上没看到这一点。此外,她还曾经看到阿忠瞒着自己躲到房间里偷偷吃药,她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。
 
  “我以前也吃过药,天天想睡觉,没力气。”阿兰表示,阿忠爱睡觉可能与他吃药有关。她认为,结婚前自己对阿忠并不是很了解,不知道对方的身体状况,而阿忠和他的家人也没有告诉自己。她觉得两个人没什么话说,已经没有必要在一起了,男方可以去法院起诉离婚。谈到结婚的彩礼钱,她称自己不会主动退回去,如果法院判决退的话,他们就退。
 
  至于被人指责骗婚一事,阿兰表示否认,她认为自己并没有犯法。而阿兰的婶婶觉得阿忠太内向,对自己的婚姻不够主动,他们曾经叫阿忠到自己家吃饭,但不知什么原因对方没有来。在阿兰看来,这样草率结婚,对男方和自己都不公平。她表示,自己的心里话都未对别人说过,因为她的那些好朋友都不在本地。她说,现在自己想出去打工。
 
  女方退还彩礼 双方协商离婚
 
  对于阿兰所指的阿忠身体有恙的情况,覃女士表示,阿忠在上一段恋情中曾经受到过一些刺激,不过去医院没有查出什么问题。她说,早在第一次见阿兰时,她就已经告诉了阿兰,当时对方并没有说什么。至于阿忠爱睡觉的问题,覃女士回应称估计是天气原因,“那段时间气温比较低,他没什么事做,只好待在被窝里。”
 
  经过反复商谈交涉,双方达成口头协议:女方当场退还1万元彩礼钱,然后找个合适的时间,双方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。面对这个结果,阿忠一家人松了一口气,“总算是有个说法了!”
 
  “你是我的幸福”——在阿忠家二楼的婚房中,阿忠与阿兰的一张大型婚纱照贴在洁白的墙壁上,照片中的这句话读起来十分温馨,却又让人感到苦涩。婚床上整齐地铺着大红色的被单,一旁桌子上摆放着各种造型的婚纱照,覃女士表示,为了拍摄这组婚纱照,家里花了3000多元钱,然而不到两个月就没什么用了。
 
  婚房内的衣柜,原本给新娘阿兰存放衣物的那一格已经空落落的了。在另一个房间里,地板上堆放着一些空鞋盒,有六七个。阿忠表示,这些都是新婚妻子留下来的,鞋子已经被拿走了。在不远处,还摆放着几件没有开封过的“嫁妆”,有微波炉、棉被、枕头等,其中微波炉包装箱上“大哥大嫂赠”字样清晰可见。
 
  物是人非,面对眼前的这一切,阿忠感到有些不知所措。他说,回想过去的日子,就像做了一场梦,如今,“钱没了,人也没了。”“我觉得她就是一个骗子,弄得我们一家人在村里面都抬不起头来。”阿忠表示,他曾经对阿兰的好感现在全都没有了。
 
  当事人对相亲生“惧” 称婚姻看缘分
 
  在当事人阿发看来,以他个人对阿兰的了解,这些事应该不是她自己想做的,而是她家人或者媒婆教的,“跟她在一起时,她经常打电话回家,一天二三十次都有,都是讲壮话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”同样,覃女士也证实了阿兰爱打电话的情况,他们家半个月帮其交了三四百元的电话费。
 
  阿发表示,现在回想起来,他感觉什么事都是阿兰家里安排好的,她的家人叫怎样做她就怎样做,而自己说的话阿兰却不怎么听,“这也是我要跟她离婚的一个原因。”他说,今后找女朋友还是自己谈的好,这样彼此会了解多一些,“相亲介绍的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,很容易出问题。再也不敢‘闪婚’了!”
 
  经历这个事情后,阿锦说自己已经对相亲产生了一些恐惧心理,今后还是要看缘分。而女方当事人阿兰同样也表示,不想再让媒婆给自己介绍对象,“介绍的都不怎么满意。”
 
  据了解,截至发稿前,阿忠和阿兰尚未去办理离婚登记,两人在法律上还属于夫妻关系。对于阿兰的这几段婚姻,作为最关键的中间人——当事媒婆又有怎样的说法?详情请看本报相关后续报道。
 
  (注:文中人名均为化名)
责任编辑:新闻快报网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独家出品

新闻快报网综合信息门户网站!

网站备案号:琼ICP备01055899号 琼新网备0101175号 琼公网安备110101000399号 客服: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